他是中國第一代網民 建立了全球華人第一大社區

標簽: | 作者:admin | VISITORS: | 來源:廣州啟盛網絡
04
Mar
2017

天涯內部形成兩派,一派認為社區就快消亡,應該轉型做微博;另一派則認為繼續做論壇,通過產品改良來滿足用戶需求。刑明一錘定音“繼續做論壇”。話音未落,50多個老員工提出辭職,天涯的業務出現嚴重滑坡。

  他是我國第一代網民,誤打誤撞建立了全球華人第一大社區,可惜隨后趕不上發展的節奏,錯失了登頂珠穆朗瑪的最佳時刻,他就是那個日漸被人遺忘的天涯大叔—邢明。

  

 

  1967年7月,刑明出生在河北滄州農村。趕上文革第二年,農村根本無人生產,玉米餅子成了稀罕物,刑明家里一年都見不著一點油星。

  2歲那年,家里什么吃的也沒有了,刑明餓得整天哇哇大哭,“活人不能被尿憋死”,父親看著娃娃餓得實在可憐,就抹下面子帶著全家老少投奔了遠在海南文昌的親戚。

  在“宋氏三姐妹”的故鄉待了5年,邢明一家才漸漸有了起色。1974年夏天,父親領著邢明去宋氏故居參觀,聽完宋氏三姐妹的故事,沒有進過一天學堂的父親只對刑明說了一句話“孩子,爹一輩子就吃了不識字的虧,你要多讀書,將來上大學!”

  孝順的邢明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,1987年更以全校第一的成績考入廣州中山大學的中文系。

  讀好書、好讀書是邢明大學四年的寫照。他尤其偏愛哲學,李澤厚的那本《批判哲學的批判》被邢明翻得面目全非。

  業余時間,邢明彈得一手好吉他,他還在廣州大學生音樂節中拿過三等獎,此后隔三差五總能收到姑娘寄來的情書。

  1991年,大學畢業后,邢明在海南政府信息中心謀得一份閑差,雖然沒有多少油水,但是沒什么繁雜的工作,日子過得很清閑。

  也就在那年,上海股市開始走進中國人的生活。一年以后的春天,股市開始火爆,“萬元不算富,十萬才起步。”邢明也加入炒股大軍。

  雖說邢明是學中文的,但是腦袋不糠,三個月就賺了十幾萬,他扭頭就買了一輛本田雅閣,5分鐘的路程也要開車上下上班。

  有一天,他碰見騎自行車的領導,“小邢,車不錯啊!”于是,整個辦公室的人都知道“刑明炒股賺翻了”,“股神”的名號不脛而走。

  1995年,互聯網開始普及。當地政府出資建立了一個公共信息網,邢明擔任負責人,他成了第一代站長。

  不久就流行聊天室。為對得起“股神”的稱號,邢明不惜每個月交1000塊的話費,下班后就泡在聊天室和各路股民討論賺錢大計。

  1999年初,邢明在31元吃進海虹控股,剛好剛上5.19網絡股大爆發,最后他以84元全部拋出。幾輪炒下來,邢明賬戶的幾十萬變成了兩千萬,他第一次意識到“網絡是個好東西”。

  淘到了第一桶金,邢明底氣大增,2000年春節后,他干脆放棄了鐵飯碗,辭職出來創辦了“海南在線”。

  然而好景不長,到了2000年秋天政府就加強對互聯網的監管,很多聊天室被迫關閉。于是,邢明就在自己的網站上成立了一個股民論壇,供大家交流。

  論壇上線的時候,正好趕上四通利方改為新浪,網站變成了門戶,幾十萬老網民就孔雀東南飛,投奔了邢明這個不起眼的論壇。

  要知道那個年代的老網民,不是高校老師,就是政府官員。起個什么名字才能配得上這么高端人群呢?邢明想到了三亞的“天涯海角”,于是2000年11月,天涯社區就此誕生。

  欄目呢?也是跟著用戶的感覺走,什么股票論壇、關天茶社、煮酒論史、文學小說……就連每個版塊的版主都是網友選的。

  天涯社區沒有運營團隊,邢明自己注冊了一個ID“968”,他經常在天涯社區里和網民互動,最愛聊的還是炒股那點事。

  2000年-2001年的那場互聯網泡沫,邢明沒有采取任何措施,既沒有拉風投也沒有拉廣告,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控制成本。

  當時,整個天涯社區就兩個技術,他們采取兩班倒,全天候處理網絡故障,確保天涯社區保持著原生態的論壇模式。

  不融資、不拉廣告,天涯就這么奇跡般的在互聯網寒冬中活了過來。

  2002年4月,慕容雪村開始在天涯連載網絡小說《成都,今夜請將我遺忘》,短短幾日,閱讀量超過20萬。于是,慕容雪村火了,天涯也火了。

  緊接著2004年,邢明在天涯辦了一個“金烏鴉獎”,主要的內容就是惡搞演員。幾百萬網民積極參與其中,有海報,有主題歌,還可以拉票,比奧斯卡還熱鬧。

  歷時4個月,最終榜單出爐,男一號是張某某,女一號是李某某,天涯讓草根階層徹底做了一把主人。

  很快,天涯的影響力上來了。到了2004年秋天,一個名為《兩所鄉村小學和一個支教者》的帖子,把CCTV的記者都引來了。

  帖子講的是華中農大的學生徐本禹放棄讀研,到貴州山區支教的故事。短短三天時間,跟帖就達到300多萬,光看網友回帖就需要三個多小時。徐本禹一下子人氣爆棚。

  后來,徐本禹被評為2004年度“感動中國”人物,背后的“天涯”被網友扒了出來。有了央視的站臺,“天涯”就徹底在社區界站穩了腳跟。

  當年明月、十年砍柴、芙蓉姐姐等從天涯走向網紅,《鬼吹燈》、《黑道風云20年》、《滾蛋吧腫瘤君》、《明朝那些事》等網絡小說從這里走向熒屏,朱令被毒案、山西黑磚窯、方韓大戰等社會熱點事件在這里越辯越明。

  2004年中國bbs社區100強評選,天涯與西祠、網易一起進入前三甲,綜合排名第一,并獲得了“最具投資價值第一名”。

  得獎的第二天,IDG的王功權就找到邢明,二人針對天涯的商業模式展開強烈討論。王總前腳剛走,新浪和搜狐的人立馬趕來,兩大門戶網站堅持并購,而邢明堅持入股,最后沒有談攏,就此作罷。

  事后,王功權曾公開表示“如果完全不談商業化,從一個社區角度,我特別喜歡天涯。”

  到了2005年,Web2.0概念興起,社區的價值被重視起來。一年以后,聯想、谷歌給天涯包了一個1000萬的大紅包。

  有了大資金的支持,又有了谷歌流量背書,邢明花力氣創建了來吧和問答兩個產品,導致社區用戶很快突破500萬。

  高情商的用戶和高質量的內容,導致天涯在國內外聲名大噪。

  那段時間,政府盯著“天涯雜談”堵上訪者,圖書編輯盯著“舞文弄墨”找書稿,企業盯著“投訴版面”看負面新聞,成千上萬的網民日夜瘋狂跟帖,天涯口碑達到了歷史巔峰。

  一開始,其他網站瘋狂做彩鈴和彩信等增值業務的時候,邢明根本不屑一顧。不過,拿了大佬的錢,邢明不得不“委曲求全”,他開始走商業化道路。

  首先是推出廣告欄目

  邢明在網上瀏覽了幾十個社區,“汽車廣告看花了我的眼”一個網友在汽車社區的留言讓刑明有了靈感,“天涯是綜合性社區,完全可以單獨搞個廣告欄目。”

  于是2007年7月,天涯推出平臺廣告“推薦話題”。從商業用品到家具生活,推薦話題欄目布滿了各式各樣的小廣告。把所有的廣告都放在一個欄目里,給了天涯網友一個清靜的環境,盡管這個單獨的廣告版點擊率不高,卻讓刑明很滿意。

  當年,邢明還在北京成立了運營中心,把大部分技術、產品的研發包括互動媒體放在了北京。到了2007年底,天涯員工人數已經達到300,注冊用戶突破了2000萬。

  其次是推出誠信認證

  從2008年4月開始,新用戶注冊天涯論壇時,會彈出一個新界面“您的天涯賬號已經建立,但還沒有經過“誠信認證”,只能瀏覽,不能使用發帖、回帖等其他功能”。說白了想成為天涯用戶“要花1塊錢!”

  邢明的解釋是“用戶注冊提供手機通道需要成本,天涯只是收回這部分的成本”不過,網友卻炸了鍋。1塊錢是不多,但是上億網民吃免費午餐吃習慣了,怎會輕易買賬?

  早在2003年,西祠胡同就推出過VIP服務,每月繳費5元,不過2年不到就取消了,“雖然收費能帶來直接收益,但與因此流失的用戶比較起來,得不償失。”

  最后就是狠抓營收

  邢明從百度挖來架構師,從谷歌中國挖來營銷總監,從IBM挖來財務總監,組成了一只強大的產品研發隊伍。2008年10月,天涯推出新項目ADTOP廣告系統“企業只需按年支付基準費用,便可以通過天涯虛擬社區平臺,進行精準互動營銷。”

  七天連鎖酒店率先和天涯達成合作,實際收益較之前增長了42%。隨后,百事可樂、海南航空、京東商城等數十家知名企業紛紛入駐。

  這一年,誅仙、夢幻西游、地下城與勇士等游戲開始活躍,邢明熬了5個通宵嘗試了一下誅仙“有點意思”。其實早在2005年,蕭鼎在天涯上發表《誅仙》網絡小說時,刑明就是他的忠實粉絲。

  于是2009年底,邢明帶領團隊嘗試搞網游,結果一小試牛刀就賺了30萬。“又發現一個新大陸”,邢明馬上從外部引進60個人的團隊,正兒八經進軍網游。

  非常遺憾的是,外部團隊并不了解天涯用戶的特點,導致有一款游戲中出現了只有1人在線這種烏龍事件。就在刑明猶豫不覺之間,游戲損失了幾百萬。

  雪上加霜的是,原本天涯來吧和問答這兩個產品在谷歌的流量十分可觀,沒有想到2010年谷歌自斷手腳,意氣宣布退出中國內地。谷歌這一退不要緊,站錯隊的天涯從此遭受重創。

  刑明本想讓天涯去美國上市,他在2006年融資時采用的就是VIE結構。谷歌退出中國后,刑明不得不謀求變回國內上市。

  2009年5月26日,深交所召集多家創業企業和創投機構進行座談,刑明就名列其中。當年9月,天涯完成二輪融資,業內人士分析有2個億。

  也是在這年,新浪微博出現,我國創業板正式啟動。

  刑明萬萬沒有想到,谷歌卻不答應用IPO價格回收,談判僵持了一年,最終邢明用了290萬美元的價格回購了谷歌持有的100萬股。

  等他收購完成,才發現創業板門口已經排上了長隊,天涯就這樣錯過了2009年下半年那波上市的最佳窗口期。

  隨后就在2009年秋天,新浪微博、百度貼吧砸入重金,吸走了天涯大批的寫手以及意見領袖。豆瓣、開心網展露頭角,分走了天涯大量80后、85后的新一代用戶。

  前者走的是富二代,后者跑的是小鮮肉,刑明心在流血。

  如何迎戰?天涯內部形成兩派,一派認為社區就快消亡,應該轉型做微博;另一派則認為繼續做論壇,通過產品改良來滿足用戶需求。刑明一錘定音“繼續做論壇”。話音未落,50多個老員工提出辭職,天涯的業務出現嚴重滑坡。

  “起個大早,趕個晚集”,邢明把自己關在海口金盤的一家閣樓上,進行了長達一年的反思,他總結出三點教訓。

  第一、資本運作不成功。天眼決定回歸國內,但是背后卻沒有資本大佬帶著一起玩。而國內互聯網公司不支持期權運作,自然吸引不到優秀人才。沒錢又沒人,拿什么跟百度、微博去拼呢?

  第二、戰略定位存在問題。當時Web已經進入2.0時代,BBS和論壇已經被微博、貼吧、股吧所取代,而邢明卻緊抱“論壇能頂半邊天”不放手,結果被新浪微博和百度貼吧拍在了沙灘上。

  第三、沒有留住意見領袖。孔二狗、熊頓、當年明月等諸多超級IP、意見領袖的出走,導致一個熱門新聞話題同樣可以在微博上大規模形成吐槽熱議,草根用戶自然隨同流失。

  天涯論壇當初以連載《誅仙》、《明朝那些事》等熱門小說橫出江湖,而后來微博也同樣邀請當紅網絡小說家進駐,天涯優勢何在?

  于是2013年以后,邢明就嘗試著改變。憋了4個月,他推出了移動社交新品“微論”。什么意思呢?比如你是張杰的粉,在娛樂八卦版面看到張杰的新聞后,就可以進入張杰的微論中和所有張杰的粉絲討論。

  創意確實不錯,可惜,彼時張小龍的微信已經大火,馬云砸入重金的“來往”都成了雞肋,更別說微論,很快就被微信的6億多用戶打得找不到北。

  到了2014年,天涯社區注冊用戶超過 1.2億,月覆蓋用戶超過 2.5億,但是天涯客戶規模增長已經停止,后續資金也成了問題,邢明被迫選擇新三板。2015年8月26日,天涯社區登上了新三板,市值10個億,不過第一天交易額為零成交。

  此后不久,邢明從CEO上退位,讓給了年輕人楊曉敏。隨后,2017年3月,華夏幸福以2200萬元非公開認購天涯100萬股,占股超1%,估值為22億。不過此時的微信估值已經超過8000億。

  互聯網是一個野蠻生長的戰場,誰迅速搶灘,誰就能笑到最后。在過去的17年中,邢明和他的天涯曾有很多次機會

相關資訊
首頁 | 公司新聞 | 案例展示 | 行業資訊 | 營銷知識 | 關于我們 | 業務介紹
狠狠干操|亚洲的色情大片|亚洲成人18岁|亚洲电影av电影在线观看